BTC-E美元实时行情Bitstamp美元实时行情BTC-E莱特币实时行情比特币中国实时行情
LBGAME

从“挖矿”到ICO融资虚拟货币生意经

作者:网文 来源:转载 日期:2017-6-29 11:22:23 人气: 标签:比特币 【打印】

今年以来,比特币涨幅高达300%。然而,进入2017年尤其是5月以来,比特币占比在逐渐下降,现在已经降到了不到50%,而莱特币、以太币、量子链等加密货币的价值也水涨船高。正在进行的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也对虚拟货币以及其底层技术区块链予以了极大关注,并发布了最新白皮书《实现区块链的潜力》。

更令人震惊的是,币圈的“IPO上市”--ICO(InitialCoinOffering,虚拟货币首次公开发售)也如火如荼,投资人用现金或等值的比特币或以太币(两者在虚拟货币圈最通用)买入项目ICO发行的项目代币,就表明投资人拥有了一定比例的该项目使用权。项目发行方通过ICO融资,推动项目发展(多为区块链等技术项目),项目代币的价格也会随着项目的升值而水涨船高,投资者从代币的升值中受益。

ICO的速度快到令IPO难以想象。3月16日,国内智能合约创新平台量子链(Qtum)开始ICO,在5天时间里筹集到价值1500万美元的比特币和以太币;4月26日,致力于预测市场的项目Gnosis开始ICO,仅15分钟ICO就圆满成功。

事到如今,故事变得愈发耐人寻味。从一开始的买币赚钱、“挖矿”获利,到现在的ICO,虚拟货币形成了一条自己的生意产业链。然而,加密货币的价值取决于人们的“信仰”,同时ICO并没有受到严格的监管,在加密货币暴涨的同时,其募集看似轻而易举,尽管这支持了大量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融资的高科技创业者,但也不乏欺诈或急于在二级市场套现的投机者。未来监管方向如何?这一“生意经”是否还会持续?

  加密货币家族崛起

说到加密货币的投资,最简单的就是直接从交易平台买币,而且这个虚拟货币家族变得愈发庞大。

从数链收集的数据来看,比特币总市值占比已经低于50%,2017年1月1日到5月20日期间,全球数字资产总市值182亿美元到了703亿美元,增长了将近4倍;日成交额从1.6亿美元到了22亿美元,增长了将近14倍;日成交额占总市值之比也从0.88%增长到了3.13%,增长也是非常的快。另外,比特币总市值占比87.6%降低到了50%以下了,数字货币的市场从比特币一枝独秀走向百花争鸣。




例如,莱特币于6月18日前后在24小时内暴涨了近50%,一度达到48美元。截至北京时间6月28日,每单位莱特币为268元人民币,比特币则为16975元人民币。

在错过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暴涨潮后,数字货币市场的新手们现在都紧盯着莱特币。中国和韩国的数字货币炒家表现得最为踊跃。数据显示,在当天的24小时内,中国和韩国的莱特币交易额超过了10亿美元,占到世界总交易量的50%以上。

“币圈估值水涨船高,比特币作为一个风向标,价格节节攀升,溢价效应必定会带动其他加密货币上涨。”ICO服务平台ICORace创始人史青伟对记者表示。

之所以如比特币等加密货比价格波动剧烈,主要是因为比特币经济模型不稳定的问题,区块链大学校长、信链创始人黄立峰对记者表示,“比特币总量有限却没有实体产品,其价格波动与人们的信心紧密相关,因此涨的时候大家兴高采烈,跌的时候却是很可怕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比特币是一场伟大的实验,作为实验来评价的话,它已经十分成功了。”黄立峰称。

为了解决不稳定的问题,信链尝试推出两款可购买的货币类产品:信链股和信链币。信链股主要是作为分红权,其绝对总量是有限的;而信链币的总量就会根据有效用户量的增长而动态调整,保证人均总量有限,以促进其价格稳定。

此外,现有区块链面临技术问题和经济模型问题。其技术问题大部分是核心算法PoW(ProofofWork)带来的,PoW算法本质上是对用户贡献的算力进行经济激励。主要问题体现在并发交易量有限、交易确认时间比较长、数据累积问题严重、隐私保护不足等方面。如今,也不乏一些创业企业试图完善这一问题。


全球前二十大加密货币走势。

 挖矿:电力、算力为王

比起直接买币,其实还有一个更有技术含量的赚钱方法--挖矿。区块链专家、上海区块链初创企业BitSeCEO钱德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存在大量‘矿工’,有的甚至是大团队作业,来获取比特币报酬。”他也称,“比特币的数量可以说是固定的(2100万个),因此随着玩家或投资者数量的增加,其价值自然会水涨船高,但挖矿的难度却是越来越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挖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挖掘矿藏。简单来说,当用户发布交易后,需要有人将交易进行确认,写到区块链中,形成新的区块。在一个去中心化、互相不信任的系统中,该由谁来完成这件事情呢?比特币网络采用了“挖矿”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心化记账的权力分享给所有愿意记账的人,“矿工”来挖矿则是参与维护比特币网络的节点,通过协助生成新区块来获取一定量新增的比特币。

“其实说白了,挖矿是计算机Hash随机碰撞的过程,猜中了,你就得到了比特币。”曾参与过“挖矿”的钱德君解释称,“这涉及到哈希函数(HashFunction),给定一个输入x,它会算出相应的输出H(x)。由于正确的概率很小,就需要不停去试,这也需要电脑有很大的运算能力,直到得到正确答案,就可以把这个x写进block(区块)里,这就满足了整个技术规则要求。”

目前,每10分钟左右生成一个不超过1MB大小的区块(记录了这10分钟内发生的验证过的交易内容),串联到最长的链尾部,“每个区块的成功提交者可以得到系统12.5个比特币的奖励,还加上用户附加到交易上的支付服务费用。”他称。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区块的奖励一开始是50个比特币,每隔21万个区块自动减半,即4年时间,最终比特币总量稳定在2100万个。因此,比特币是一种通缩的货币。

其实,要想拥有强大的运算能力,也意味着真金白银的投入。如果要尝试挖矿,就需要准备一台矿机、一台能联网的电脑、一个AUC转换器、一个树莓派(控制器)、电源及各种连接线等。矿机的性能和功耗、全网的算力和难度、矿场的部署和运维能力、有没有廉价电的资源等,都将影响挖矿成本。此外,如果全球有10万人参与挖矿,那么在这10分钟内,只有1个幸运儿拿走这12.5个比特币,其他人则颗粒无收。

近期,中国庞大的挖矿产业广受关注。四川省已经成为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地方,电费成本是最主要的考量。出于节省铺设线路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在丰水期时电力用不完,矿工们就利用这些水力来“挖矿”。

矿场主要选择在四川大渡河,因为这里的水电便宜而丰沛。据说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都有5枚产自这里,电力即决定了算力。

2015年全国装机容量32000万千瓦,整个比特币系统60万千瓦。也就是说,比特币系统消耗的电,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提供。

据悉,在多雨夏季时,许多比特币“矿场”的用电量尚不足水电站发电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进入枯水期后,枯水期电费有时候是丰水期的一倍,电力又变得不够用了。一些“矿场”主便需要把矿机运到新疆、内蒙等地。对于四川的康定市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成为拉动经济的新产业,传闻这座城的快递员,拿起包装就知道是哪一型号的矿机,可见这一产业是多么兴盛。

  ICO势头迅猛,是喜是忧?

由于比特币“通缩”的特性,挖矿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了。于是在产业链的另一端,一个叫ICO的业务火了起来,这种募集没有国界,只不过近一两年,由中国人发起的ICO项目数正不断上升。

近期由共享财经发布的《2017年ICO信息披露指引》提及,ICO与IPO具有一定形式上的相似性,但究其实质,ICO发行的不是股票而是数字货币,一般称之为代币(Token),区块链初创公司以众筹的方式,交换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数字货币,以达到融资创业目的。虽然代币并不代表公司股权或公司债权,但其价值在于一来代币可以驱动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二来代币总发行量有算法约束。如果公司的应用程序受到广泛欢迎,使用者多,代币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加。代币的旺盛需求会推高代币的价格,其持有者因而获得价格上涨的收益。

就第一财经记者所在的一个ICO路演微信群中,聚集了各路币圈人士和投资者,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ICO项目信息。就发行过程而言,只要发行人制定了ICO白皮书,并且在线上募集到资金,其代币就能在相关交易所平台交易,形成所谓的二级市场。

“例如近期大火的Qtum,该公司起初什么都没有,通过ICO就募集了近100亿,可变现20-30亿人民币,这是传统风投给不了的,也可以说是社区的力量,只要能做起来,社区就会给你支持,并且投资人也可以通过二级市场(代币的升值)获得回报。”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当然,也有币圈人士对记者表示,近期虚拟货币涨势迅猛,因此只要有新代币上线,价格就立马跳涨,不少投资人也是看上了代币暴涨的利益。

针对ICO的募集情况,有ICO承销方对记者提及,“能够火速募集的ICO项目发行方基本都是币圈老人,不过近期甚至有一些券商高管都想要发ICO项目,我们拿到这种白皮书后,基本不太敢帮他们做承销募集,基本前提还是我们对项目认可、投资人愿意买单。”

史青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尽管有失败的项目,也有‘不靠谱’的项目,但ICO的疯狂没有想的那么可怕,几乎80%的投资人都是币圈业内的,币圈‘老人’发的项目很快就能成功,这种基于信任关系的资金募集高效迅速,而非行业内人士发起的项目募集就十分困难,ICO资金的使用情况一定程度是透明的。”

针对ICO项目的分类,史青伟对记者表示,一般而言,ICO项目分三类:应用类,平台类,底层技术类。应用类ICO是基于现有区块链平台,充分利用平台的技术和生态系统来开发直接面对普通消费者的应用;平台类ICO则对现有区块链技术做出一定改进,形成新的区块链平台,并在新平台上创建新的生态系统;底层技术类ICO则是提出一种新技术改进,应用于目前现有的区块链平台上,从而达到优化和提高的目的。

追溯历史,真正成功的首个ICO项目是在Bitcointalk论坛上出现的“未来币(NXT)”。NXT是基于全新编写的加密货币代码,并且是首个完全使用PoS的系统。全盛时期NXT的市值超过1亿美元,NXT也因此成为了当时投资者眼中最成功的ICO。

见证过NXT的成功,2013年底到2014年初涌现了大量的ICO。伴随而来的绝大部分ICO都因过度炒作或者诈骗而宣告失败。不过至今为止最成功ICO项目以太坊也是在这个阶段出现的。以太坊募集资金超过1800万美元,截止5月31日市值也达到了200亿美元。

  加强监管or容忍创新?

那么,针对这一毫无监管的新兴领域,监管究竟要不要强势介入?如何把握对创新的容忍度?

首先,如果ICO项目越来越多,且各种虚拟货币估值也越涨越高,有一天这是否会失控?

“欧美项目基本都是1亿美元起跳,而中国发起的项目总募资额度估计最多也就1亿人民币,其实总体量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夸张。”史青伟告诉记者,“之所以圈内人这么积极参与ICO,其实不少都是用此前持有虚拟货币的盈利去玩的。”言下之意,当手上的币已经涨了300%后,拿出一半去投资ICO似乎的确能够出手足够阔绰,更何况,如今不少ICO项目的代币一上市也是一路飙升。

其次,ICO发行方所募集的资金会不会被滥用?有币圈人士介绍称,“部分募集的虚拟货币不会变现,如果募集者其发行的代币升值,也可以通过代币变现。此外,区块链浏览器可以查询到资金使用情况,区块链存储的信息是不可篡改的。相比之下,传统风投可能无法实时获悉其所投资的初创企业如何使用资金。”

当然,欺诈的确是客观存在的。黄立峰对记者表示,“例如一些ICO项目打着积分返现的旗号,或者团队都在国外、无法了解情况的,这从一开始就基本可以认定。”

如今,ICO的主要问题在于没有统一的信息披露标准和程序,这让不少问题平台钻了空子;各界的投机心态严重;部分ICO前期夸大宣传,与事实严重不符;融资后没有持续监督约束机制。

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ICO高效且便捷的特征尤其明显,未来IPO如果能将审计、财务等数据“上链”,那么或许审批效率、透明度都能提升。当然,想象空间很大,风险必然存在,而且要做的也更多。

全球各界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对于创新,监管不可“一刀切”地抹杀,但对ICO进行更加充分的信息披露和引入第三方审计是必要的。

就海外监管机构的态度而言,其多数采取“监管沙盒”(RegulatorySandbox)制度,监管沙盒是一个“试验区”,市场放松产品和服务的法律监管和约束,允许传统金融机构和初创企业在这个既定的“安全区域”内试验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等创新,甚至可以根据“试验结果”修改和提出新的法律制度。这种稳定的监管环境有利于增强代币发售中消费者和机构的信心。

在创造适宜监管环境的同时,众多业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前,至少要了解该项目的一下信息,包括:该公司的注册地、法律架构、代币的分配机构、安全性、监管风险、外部或者内部审核、代币发行合同以及实际代币发行软件的编写者和开发者、支持代币销售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等。

此外,《2017年ICO信息披露指引》也建议,可以建立“合格投资者”准入制度,由于发起人进行ICO而发行的代币,具有高度的专业性、技术性与复杂性;支持鼓励PE/VC支持项目发展,尽管区块链ICO给了普通投资者参与投资的机会,但一些投资者往往无法应对较高的风险,PE/VC项目的投资方往往具有专业的投资基础;此外,也应该鼓励多层次资本市场向区块链项目开放。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读完这篇文章后,可否发表您的感受?】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360网站安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