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E美元实时行情Bitstamp美元实时行情BTC-E莱特币实时行情比特币中国实时行情
比特币时代

从怀疑者到信徒,廖翔:比特币改变了我他们的次贷十年

作者:网文 来源:转载 日期:2017-6-28 11:10:20 人气: 标签:比特币 【打印】

姓名:廖翔

职业:智能闪电CEO
居住地:中国·深圳
可以说,比特币是在危机中应运而生的。
2008年,极客“中本聪”用一篇论文预示了比特币的诞生。近十年来,比特币的价格在质疑中起起伏伏,尽管有人在其中血本无归,但比特币的拥趸却越来越多。
除了利益,比特币在有些人眼里,是一种信仰。
2010年,朋友向廖翔推荐了比特币,但他不信。三年后,比特币在中国风起云涌,廖翔觉得这东西能赚快钱,入场了。现在,廖翔成为比特币信徒,相信比特币技术会改变世界。
炒作
2010年,在深圳做实业的廖翔被做加密解密工作的网络程序员推荐了比特币,他不信。“又有技术光环,什么 去中心化 这些听不懂的词,数量有限,就是说有稀缺性,还和互联网有关。太具备炒作价值了。”
2013年,比特币在中国风起云涌。2013年春,阿瓦隆第一代矿机研发成功,平均每天挖出10枚比特币,数百个普通程序员因此暴富。
“这东西怎么还没死啊?”廖翔纳闷。彼时,关于比特币的消息在网上铺天盖地的传播着,就连央视新闻也高频率地讲起比特币,让人不注意都不行。廖翔觉得,比特币值得研究。 
廖翔几乎看遍了网上能找到的所有关于比特币的内容。在他眼里,比特币跟炒作普洱茶是一个道理。但比特币处于风口,能赚快钱。这一次,他不再允许自己错失良机。
从2002年开始做实业贸易,廖翔开过好多家公司,他深谙行业生态。传统制造业的市场太过饱和,竞争过度激烈。廖翔说,几乎没有利润,甚至有些月份还会亏损,特别是金融危机过后,积累了库存,实体制造业生存艰难。在接触了比特币后,他下决心转型。
2013年中,原本做传统电子消费的实业公司被关闭。廖翔全身心投入于比特币。他从未后悔过这个决定。
“以前我们不过是全深圳几万家电子制造业中的一个,无非是一个月你卖一亿,我卖一千万的区别。”
廖翔判断,作为创新型业务的比特币,市场未来的前景会很不错。他注册了好几个公司,几乎涵盖整个比特币生态:矿机、芯片、矿池、比特币的ATM机、钱包、交易所……
廖翔的判断在利润上得到了验证。刚起步时期的利润最高,之后随着市场进入者越来越多,和传统制造业是一个道理,竞争变得激烈,利润也由此减少,但即使如此,廖翔说,至今利润仍是做实业时的2至3倍。数据显示,比特币用户规模从2013年的12万增加至2017年650万人。
信徒
在中国,央行的态度也许会决定比特币投资者的命运。
进入2017年,比特币行情波动剧烈,年初,比特币每日涨幅达10%,1月5日价格接近9000元人民币。第二天,中国央行涉入监管,约谈几大比特币交易所负责人,并称将于6月推出管理办法。5日内,比特币跌幅过四成。
但这些并不会对廖翔的公司造成太大的影响。公司提供比特币基础性服务,换而言之,只要比特币存在、价格存在,公司就有市场。
廖翔的态度如此坚定,“只要比特币不灭亡,我们公司就会存在。我们要坚持成为最后一个倒下的。”
在研究、考察、深入比特币的这4年中,廖翔已经从一个排斥虚拟货币者,转变为比特币信徒。
2014年,视比特币为炒作品的廖翔与朋友预言,比特币必定会进入冬天,价格会跌回100美元。
被他言中。2014年,比特币经历崩盘式骤降,被列为2014年最糟糕的投资品。
2013年开始,廖翔平均一年跑三四个国家地各地考察,他想比较中国、美国和欧洲之间比特币行业的差异性。
欧洲比特币市场的气氛令廖翔有些失望。2014年12月,在海牙的比特币大街——年初,海牙中心的烹饪大街上的十几家酒吧和餐馆宣布将正式接受比特币支付——廖翔只见了到几家餐馆和酒吧,但已经没什么人收比特币了。
由于在欧洲没有人真正使用比特币,没有带来客流,所谓的比特币大街显得萧条得很。他还去了冰岛,同样地失望。
2015年,比特币价格开始回暖。这一年,廖翔来到了美国。他惊喜地发现,相较于在网上交易比特币0.2%的手续费,在ATM机的手续费是其30倍,6%。美国人却更愿意在ATM机上交易,因为这能帮助他们隐藏身份信息。
“美国人是在真正地使用比特币!”说这句话时,廖翔双手比出了一对大拇指。
廖翔发现,如今,比特币市场主要在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
“美国人是在使用、投资比特币,而中国人更多是在投机炒作比特币。”2013年12月5日,中国央行发布《通知》,明确比特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但可作为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比特币圈中人不会忘记,消息一公布,比特币价格立马下跌34%,央行官网一度也无法登录,传言是比特币拥簇者的攻击。
但无论是投资还是投机,都为比特币带来了价格上的繁荣。
美国之行对廖翔的触动很大,也动摇了他之前的看法。“作为一个互联网的项目,比特币确实是有人在应用、在支付。”
2016年,廖翔愈发感受到每个比特币社区的蓬勃发展。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在当地比特币社区发布信息:“嘿,我老廖,来自中国,我现在来到你们国家了。”之后他便受到了当地比特币爱好者的热情接待。
今年5月初,廖翔来到上海,他临时在微博上发起“闪电之友”聚会。下午,三个区块链的爱好者来到他指定的咖啡馆,素不相识的四人畅谈了一个下午。
“这个东西牛逼在哪里?”廖翔激动起来,“就是所有参与的人都有激情、热情,这是最可怕的。他们不是纯粹地为了赚钱,他们是真的相信这种技术会改变社会。”
2015年,标志性“3M传销”事件发生——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MMM社交金融网络”一度带来了比特币的暴涨。2016年中开始,比特币正式迎来新一轮上涨。
面对比特币的暴涨,除了激动,廖翔还有一丝惶恐。
“因为一个技术从落地到成熟需要时间,如果它长得太快,就会有人受到伤害。它的应用是不稳固的,暴涨暴跌就容易伤害到中小投资者。而且价钱涨太快,会引来外界的批评,就相当于拔苗助长。”
2017年6月,在近四个月后,中国央行放开比特币提现禁令,6月11日,比特币突破3000美元。
辩论
现实中,对比特币的辩论从未停止。
反方认为对比特币的疯狂炒作完全是投机,一旦光环褪去,比特币将一文不值。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曾撰文称,在比特币的“挖矿”过程中,实际上人们在耗费大量资源去创建“虚拟黄金”,但只不过是一些字符串。
正方表示,通用互联网的P2P技术,决定了比特币完全由个体“挖矿”者产生。“去中心化”的设计,保证任何机构都不能操纵比特币的总量,货币量为有限的定值就意味着不会产生通货膨胀。
而每个人心中有自己的信条。
在廖翔眼里,比特币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价值传递系统,它自身并不传递价值,不过是用的人多价值就高了,用的人少了价值就低了。
廖翔不相信比特币会成为货币,更不可能取代央行,他甚至经常与持相反观点的人争辩。在他的微博,几乎所有内容与比特币有关。他经常不吐不快,因不惧怕与人争论而在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激烈时,他招来竞争公司的水军的谩骂,他戏称,大家都成了流氓。
廖翔很健谈,谈起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时滔滔不绝,他恨不得用上所有夸张的语气词,以表达自己被技术所折服时的震动与快乐。
区块链,一种全民参与记账的技术方式,运用互联网技术,从数学上保障了信息的唯一性,不可篡改性。
“区块链是非常牛逼的技术革命,把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关系重新定义了。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传递都是价值信息的传递,比如我现在去买一杯咖啡,就是价值传递。原来的传统行业,一定会被这种技术所改变。” 
“当互联网和传统实业结合的时候,它的生命力就爆发出来了。等哪天,一旦区块链和某些传统实业结合,就会有新的生命力爆发出来。”廖翔大胆地预测,未来的世界首富一定来自类区块链技术。
参与比特币其中,被廖翔视作一次“深入的生命教育”。
因为转变实在太大。1970年代出生的廖翔切身地经历了计划经济时物资短缺的日子,原本的他只相信实实在在的东西,反感网络游戏,因为“虚的就是虚的”。但自从接触了互联网这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他的世界观一直在颠覆。
“做比特币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变。我原来是做制造业的,在接触了互联网之后,一直在接触虚拟的东西,而我对世界的看法也因此一直在改变。”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读完这篇文章后,可否发表您的感受?】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360网站安全平台